夜猫mm

万年车型文手
一个爱死弗朗西斯的纯过激法厨
癖好Dover互攻——微感情洁癖
天雷味音痴(划重点)
第五人格玩家
杰医吹x

『杰医』论两个恶魔是如何结合的

*ooc高亮

(既然都入坑了不产粮都对不起自己)

*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,漏洞很多

*三观不正(也许我需要毒打一顿)

正文

“艾米丽·黛尔,年龄23岁,职业医生,现伦敦A级通缉犯,抓捕悬赏金30万英镑”一双蓝眸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深幽,一张好看的嘴唇勾起弧度笑着,“啧啧啧,看来不小心把自己的名气搞大了.....得小心办事了”说话的人真是通缉令上的那个女人。她轻轻合上报纸,从桌上端起高脚杯,晃晃手中的高级红酒,回忆着,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这模样的。

自己曾经也是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,从小的志愿就是当一名医生悬壶济世,她从伦敦一所高级医学院毕业,也拿到了医生执照,在圣心医院里担任医生一职,因为对待病人无微不至,医术高超的她在医院里有着不小的名气,当时几乎人人皆知圣心医院有位天使。可是这位天使并不开心,每天看着病人治愈成功的样子并不能使她兴奋,直到她有天单独背着医院接受了帮一位病人的治疗,手里握着大把的治疗费用时,是那么的开心,她渐渐意识到了,自己根本就是为了金钱的欲望才每天伪装成天使,自己本身就应该是个恶魔,她也明白,自己开诊所才是最好且不限自由的一种赚钱方法,于是辞退了在医院的工作,用自己的积蓄开了一家诊所。当然,自己开诊所的艾米丽就没有那么善良了,私自改造人体,私自贩卖人#体#器#官,走私违禁药品...等等所有犯法的事情她都冒险做过,甚至不止一两次,人们逐渐开始明白,开始唾弃她,厌恶她,警察也开始通缉她,为了躲避风声,她改了名,关了诊所,又在别处开了一家小诊所经营着,但是只有私底下的人和一些高管腐败的上等人才知道她的真正去向。

艾米丽这么回想着。挂在门上的铃铛随着开门响了起来“啊...这位先生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助你的?”艾米丽收起脸上一贯的高傲的表情露出小女生该有的甜蜜笑容,眼前的男人好似受了很严重的伤,肚子上开了个大洞,不停的往外流血,伤势有点大,男人微微呼着气,一只手扶着墙,隐隐约约能看见他的左手五指都绑着锋利的刀片,一张骷髅面具下是一张俊美的脸,不过这好看的脸庞白的不正常,白的有些让人可怕,男人没有说话自己迈开腿,大步走向桌边的椅子,他的伤口随着动作流着血,他一下坐在椅子上,似乎很轻松,嘴里哼着小歌指了指自己肚子上的大洞“艾米丽小姐,帮我处理一下这个伤口”男人微微笑着,听到自己名字的一瞬间艾米丽脸色变得十分严肃,从医生制服里掏出一把枪,指着对方的额头,丝毫没用了之前甜腻腻的笑容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漠的话语:“被你发现了,开膛手先生,或许你的英明事迹要在我这个小小的诊所里结束了。”

“噗呲,开膛手?你们都这么叫我?叫我杰克就好了,看来我的名气也不小啊”

“当然,谁不知道伦敦街头那个开膛手啊”

“放松点可爱的艾米丽小姐,我今天只是来处理这玩意的,让他一直流血也挺碍事的”杰克张开双手,表示自己没有恶意,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肚子上的伤口“我还奇怪呢,身经百战的杰克先生,居然会受伤,”艾米丽瞟了一眼对方身上的伤口,已经发炎,不停的往外流血“我的医药费可是很贵的啊,一共1000英镑,伤势挺大的,加上麻醉再加100英镑”“哇,果然是黑诊....嘶,你对病人都这么粗暴的嘛?”杰克被艾米丽的绷带勒的有些难受,“闭嘴吧你.....喂....你也和我一样精神错乱吗?也和我一样格格不入吗?”艾米丽低着头看着他的伤口,面对和自己一样是个十恶不赦的人,不经意脱口而出问了这些,当她意识到的时候杰克已经不明意义的盯着她的脸,“某种意义上,我和你一样,是个恶魔,不同的是你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金钱。我杀的是那些应该死的人。”艾米丽愣了一下,接着说着“我真是一个失败的人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金钱?我已经拿到麻木了,也许我可以回到....”“艾米丽,你永远无法改过自新,你以为你活在梦里吗?你手上已经染上鲜血了。”杰克听出她的意思,打断她,语气很轻,很平静,但是艾米丽听出了,这分明就是在嘲笑她。艾米丽她知道自己错了,她不想每天像个老鼠一样天天东躲西藏,不过走上这条路就不能回头了,她活该。永远不满足现状,真是贪婪。

“是啊,回不去了我是那个不能被原谅的。”

忽然间,窗外传来一阵阵警笛声

“??居然找来了,我还以为我甩掉他们了”

艾米丽一脸惊恐的看着窗外接近的警车“啧....哦看看你干的好事居然把警察引来了,这下好了我们都要gg,我就不应该帮你,喂,混蛋,你还不快走?”

“那你呢?”

“我?我一个将死之人,最后帮同类做一件好事怎么样?”艾米丽轻松的笑着。

杰克觉得她好玩极了,明明很害怕这些,还要装作一个女强人,帮自己垫后。

“你真是我见过最有趣的女人了,贪婪,自私,甚至痴心妄想,但是啊.....我喜欢。这才是人心,这样的才真实。”杰克打开窗一把公主抱起艾米丽站在窗台上,微笑看着冲进来的警察,轻轻对艾米丽说了一句

“医药费,我算还清了”

“哈??这算什么啊??”

外面起雾了,忽然一阵风,吹的警察们睁不开眼睛,再次睁开眼睛,两个人都不见了,雾散了。

天台上

杰克放下艾米丽,她的裙摆上沾满了血,那是杰克的血,伤口裂开了,把她的衣服染成了酒红色。

“你的伤口又裂开了”出于医生的本能,艾米丽从新帮她包扎了一下

“你打算以后怎么办?”杰克静静地看着她的动作,眼睛始终盯着她那精致的脸蛋。

“我还能怎么办,反正那个地方是回不去了?我还会干什么,再开一家诊所呗,哦又是一大笔钱”艾米丽懊恼的叫着

“跟我走吧,我杀人,你掏器官”

“???噗呲,好啊,杰克先生,就当,你砸了我诊所的赔偿吧,好了,我们该走了,杰克。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几日后伦敦的头条报纸上刊登了这样一篇新闻:杀人恶魔开膛手再次作案,猎物丢弃路边,内脏全无,新的作案手法?也许和消失的艾米丽·戴尔有关,两个恶魔结合,请市民夜晚外出小心谨慎。

end

我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瞎几把提示(?)

贪婪胆小的医生想要回到以前的生活被杰克一语点醒,要黑就要黑彻底『我杀人,你掏器官』也许两个恶魔结合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(我的医生白切黑,我的杰明懂道理,我只求我的文章热度过五 捂脸jpg.)

(能把医生写这么坏的医吹也只有我了)

评论(14)

热度(97)